后卑诗省选时代的大温房地产市场会何去何从?

2017年5月9日卑诗省选落幕,角逐的激烈程度前所未有,结果又出乎意料,卑诗自由党与卑诗新民主党均未达到组成多数政府的半数席位(44),而相差只有43:41两席,其中新民主党获胜的一个选区又只有8-9票的领先优势,重新计票统计在所难免。

绿党从上届的1席蹿升至3席,堪称省选最大赢家,手握“关键少数”,话语权大增,成了卑诗自由党与卑诗新民主党争相和谈对象。


从上届省选的48席降至此届43席,组不成多数政府,这对卑诗自由党而言无疑是重创,也令其组阁之路充满变数。从技术层面而言,自由党与绿党组成少数政府的可能行不是没有,但在能源与房地产政策方面,两党主张可谓南辕北辙,相差甚远,达成妥协不容易,这势必会以其中一党做出大范围的让步为前提。

单说房地产政策,卑诗自由党从去年8月开征15%的外国买家税,急速导致市场降温,引起房地产业内普遍不满。看到反应不佳,简蕙芝又不得不做出调整,给这一政策松绑。而有时政观察家预测,自由党如若以少数政府继续执政,对外国买家的征税比例仍有望降低,以拉动房市,这就跟绿党产生最根本的矛盾。在竞选时,绿党宣布对外国买家征税比例将高达30%,引来业内一片哗然。不仅如此,绿党还称,对于持有不到5年的房产若转手交易获利75万元以上者将课以重税即所谓的投机交易税,而对于3百万以上的豪华物业在物业转让税方面再多征收12%。一左一右的主张,何以调和?

若自由党与绿党组阁的基础不牢靠,谈判不成,也就不排除绿党与新民主党组成左-左联盟,这可能是房地产业内最不愿意看到的一种现实。从新民主党此次政纲来看,其推出要对非纳税人每年按照房产价值的2%征税,这一观点在华人圈引起恐慌,却赢得本地人认同。平心而论,新民主党的主张比起绿党的极左政纲要温和理性的多,甚至比自由党的更为合理,它基本堵上了一些“明显”漏洞,让那些只享用卑诗资源而又不做相应贡献(纳税)的人多在房产税上付出不是合情合理的吗?况且这一部分人的比例在社会中只是少数,一个政府要紧着照顾他们的利益不是很奇怪么?

其实,自由党这些年经济搞的不差,相较加拿大其他省份银库并不吃紧。但这一切本该是简蕙芝亮眼的表现,在“高房价”面前都黯然失色,而自由党在此次省选中的跌跌撞撞,更是民意的真实体现,也给任何党派敲了警钟,可以说:极左行不通,但偏右更招致民怨,选民到时是会用选票说话的

 

Re-posted from lahoo.c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