到底是谁决定土地使用权?请看这则案例

卑诗远郊一个安静的海滨小镇 Gibsons正在酝酿一个大事,当地政府因市政改造将面临数10项法律诉讼。

就在几天前,加拿大人权法庭处理了一宗 Gibsons小镇上一个关于乔治酒店(George Hotel)的投诉,经查,此酒店项目是一个2015年10月经Gibsons镇议员通过的重新改造用地项目。未来的乔治酒店正对大海,由两座高层组成,总共118间客房、一个会议中心,以及35间豪华公寓。

乔治酒店规划图
申诉人Dorothy Riddle一纸将乔治酒店重建计划告上法庭,直指该项目给身患残疾的她造成影响(Dorothy Riddle只能正常行走约12米),理由是她将无法开车到海边,并从她的汽车里欣赏海景。

Gibsons小镇宁静被打破

Gibsons小镇以无敌海景著称,是加拿大风景名胜The Beachcombers的地标。

Gibsons镇市长Wayne Rowe表示,该计划未来能为当地带来收入和工作岗位,自2013年提出之日起就引起了人们的极大关注,绝大多数居民表示支持,但是事实上,小镇上还是有很多人反对这个项目,声称会破坏该地区的宁静,并指责镇政府为了利益出卖“海景”。

$8万“天价”诉讼

事实上,由于George Hotel酒店建筑施工,Dorothy Riddle所说的“看景”路段将被关闭,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分级的走道,虽然拥有电梯和其它功能,但Riddle认为这些措施完全不能满足她的需求,因为身患残疾的她必须走得更远 。

“看景”路段

为了应对Dorothy Riddle的申诉,当地镇政府已花费$8万加币来聘请法律专家进行辩护,以及其它人工费用,预计最后可能会花费 $20万加元,对于一个小镇来说实属“高消费”。

Gibsons镇首席行政官员Emanuel Machado表示,Dorothy Riddle的申诉是关于此酒店项目建设30个投诉中的一个,该案件已向B.C.监察员办公室(B.C. Ombudsperson’s office)递交,并由B.C.最高法院审理。代表地方政府的律师Troy DeSouza表示,通过人权法庭试图阻止酒店项目是“浪费大量纳税人的钱”。

基本权利

被称为“市政官司长胜王”的市政律师Nathalie Baker认为,通过人权法庭挑战当地土地等城建开发是不寻常的,但她强调通过法律手段来反对市政决定的重要性。对此,她说:“审查决定权是至关重要的,必须有一个人能够监督你们政府的决定。”

最后,加拿大人权法庭驳回了Dorothy Riddle的投诉,Gibsons镇将就今年秋天与乔治酒店发展相关的投诉和法律问题提交报告。酒店预计在2017年9月开始正式施工。

综上所述,虽然这位残疾女士的投诉最终被驳回,但这宗为己请愿的案例对我们很多人来说是非常“稀罕”的,相信绝大多数人都不曾想过这场战斗的可能性,也就是这样,草根正在变成社会问题的原因,事实上草根并不知道“缺乏话语权”和“合法话语”的区别。

当然房地产部分必定会有“不讲理”的部分,因为你的对手可以制定规则、改变规则,可以“不讲理”,很多人都以为自己在跟对手下棋,文雅的博弈,但是没想到整个棋盘都是人家的。所以草根的后半生需要被教育,弱势不代表“弱智”,人民的民意,屋外一片海景的“观景权”,如何表达自己的立场,捍卫家园等等。有大神说的好,“对国家曾答应你养老送终,要深信不疑;对加拿大房子、地、屋外的风景也是你自己的,也要深信不疑。”

 

转自 lahoo.ca